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影视戏剧 >

影视戏剧

宋子文巨额遗产之谜外孙冯英翰:外公在中国的财产早已‘充公’

发布日期:2022-08-30 02:25   来源:未知   阅读:

  说起民国往事,以宋家三姐妹为首的宋氏家族是不得不提的传奇之一,长女宋霭龄先后“撮合”两个妹妹的婚事,为“宋氏王朝”的崛起打下结实基础。

  次女宋庆龄嫁孙中山,是中华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页篇章;三女宋美龄活过3个世纪。

  可以说,“宋氏”的辉煌有一半由三姐妹“书写”,而剩下一小半,则和三姐妹的兄弟宋子文有关。

  很久后,有一个名叫斯特林的美国作家在著作《宋家王朝》里表示:宋氏聚集了那个时代最大财富的一部分,《不列颠百科全书》说“他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

  但宋子文的长女宋琼颐却不这么认为,她反驳道:“倘若我的父亲真有那么多财富的话,我们也就不用如此努力工作了。”

  宋琼颐告诉来访者,之前美国纽约州政府专门对父亲宋子文的财产情况做过一次详细调查,理由是他们要收取相应的房产税和遗产税。

  对此,中国专门研究“宋子文生平”的专家吴景平同样强调:“宋子文拥有的财富,别说全球范围,就是在他那个时代的中国,亦称不上是最富有的人。”

  根据现存的“宋子文档案”能看到,宋子文在1940年左右的总财产是200万美元。

  至1971年他去世,加上房产等变卖资产共计800万美元,扣除税款后,宋子文留给夫人张乐怡的遗产为500余万美元。

  宋子文的外孙冯英翰说:“外公在中国的财产早已‘充公’,他在纽约住的是公寓,比上海的居所小很多,之所以后来外公又有了一点钱,是因为他来美国后,对股市很有兴趣,常常研究股市材料,关注美国的电视新闻。”

  从宋琼颐和冯英翰母子口中可以了解到,宋子文的“富可敌国”仅仅是大众以讹传讹的误会罢了,至于宋子文的晚年,也与大部分人想象中不太一样。

  1949年1月,宋子文辞去政府广东省主席一职,与夫人飞往香港;同年5月,宋子文夫妇远赴法国巴黎;6月,二人转道美国,定居纽约,开始属于夫妇二人的“新生活”。

  刚到美国那段时日,虽然宋子文明面拒绝了好友顾维钧让他拜会美国官员的提议,但其实,宋子文私下依旧十分关心台湾局势。

  他曾隐隐希望台湾所有团体能和政党合作,共同建立一个由留美学者组成的“自由主义”内阁,并赞成胡适出任行政院院长一职。

  同时,宋子文非常关注世界局势,不仅在朝鲜战争爆发期间,时刻担忧“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到来,而且在意斯大林去世对中国产生的影响。

  然而台湾岛传来的消息,却如一盆冷水,狠狠浇在宋子文的脑袋上,叫他一下子“清醒”过来:1953年,台湾“当局”进行“整肃案”,宋子文被开除党籍。

  此后,心灰意冷的宋子文不再把目光放到台湾政局上,虽仍旧同顾维钧等人相互往来,可却均以私交好友的立场交往,偶尔交换彼此关心的问题看法而已。

  1958年12月底,宋子文离开纽约,回到香港居住20余天。期间有媒体称他是为了重新开启“政治使命”而来。

  对此,宋子文特地召开记者会,公开表示:他来香港只是为了探望朋友、过圣诞节,没有担负任何政治使命,“也不准备再搞政治了”。

  关于记者频频提问的各种敏感问题,宋子文一概避而不谈,只说自己“年近古稀,早已离开政治生活。”

  有记者感慨:看着头发半白的宋子文,很难联想到他就是昔日神采飞扬、气势逼人的“T.V. Soong”,宋子文确实老了,对一切好像已无任何兴趣,变得与世无争起来。

  事实上,宋子文的心思确实早不放在“政治方面”,他如同一个真正年迈的老人,开始含饴弄孙,享受颐享天年的平静。

  宋子文与夫人张乐怡共生下3个女儿,宋氏夫妇定居纽约后,宋家3个姑娘陆续出嫁,有了自己的家庭。

  长女宋琼颐生二子,分别是冯英翰、冯英祥;次女生一子两女;三女生两子两女。

  他们最期待的便是节假日与周末,诸多外孙(女)在三个女儿的带领下前来探望二老,与二老一起玩乐欢笑。

  其中,宋琼颐的次子冯英祥最得宋子文夫妇喜爱。冯英祥从小长在宋子文夫妇膝下,后来回到父母身边生活,令宋子文夫妇对他时常特别牵挂。

  有一回,宋子文夫妇到旧金山度假,期间忽然极其思念冯英祥,遂给冯英祥写了一封信,对他道:“亲爱的麦克,祖父现在在旧金山,每天皆牵挂着你。不过,你放心,祖父很快就会带着许多来自夏威夷的礼物回去看你。你喜欢祖父给你寄照片吗?上面有祖父和阿婆、丽萨等人。吻你。GoGo笔。”

  所谓“GoGo”即是“公公”的意思。幼年时,吐字不清的冯英祥总把“公公”叫成“GoGo”,久而久之,宋子文便习惯在给冯英祥的信件里落款“GoGo”,当作他和冯英祥之间的“小暗号”。

  1963年2月,距离宋子文被开除党籍已经10年,69岁的他忽然在某天收到蒋介石的来电,邀请他到台湾一叙。

  宋子文出乎众人意料地爽快答应,并在出发前,郑重向外表明:他此次至台湾,完全是因为个人因素,他年纪已大,想在尚能走动的时候,再去看看妹妹和妹夫,与他们叙叙旧,重拾一下家庭亲情。

  可哪怕如此,媒体也不愿相信宋子文来台目的这般“简单”,他们在报纸上大肆猜测宋子文答应蒋介石邀请的原因。

  怀疑宋子文一直暗中和故交联系,欲对蒋介石“施加压力”,蒋介石本人则打算“探探”宋子文的“口风”,想在退休后也到美国居住。

  可让宋子文没想到的是,媒体天马行空的猜测反而激起蒋介石心底那点儿希冀,令蒋介石试图进行“最后一搏”,拉拢宋子文成为自己“”计划成员。

  二人再次重逢,蒋介石主动邀请宋子文来自己家中居住,美其名曰:可以有更多时间见面叙旧。宋子文欣然应允。

  当天,蒋介石夫妇和宋子文坐在一起共用晚餐,他们谈天谈地,说东说西,默契的避开一切可能引起双方不愉快的话题,如同大多数普通家族一样,在表面看来其乐融融,一团和气。

  并没有,只不过每次他刚开一个头,提到台湾当前的尴尬地位及大陆当下的形势等话题时,宋子文都立马反应过来,不留痕迹地果断转移话题,不表露任何自己的观点,叫蒋介石无奈又心塞。

  几天后,愈加没有耐心的蒋介石决定不再同宋子文继续这般浪费时间的“拉锯战”,改作“直球直入”,向宋子文坦白自己的目的。

  蒋介石果然一改先前“扭捏”风格,直截了当地对宋子文说:而今正是“反攻”大陆的好时机,他希望宋子文能出山帮助他。

  早有预料的宋子文则面露惊讶,看向妹妹宋美龄,诧异问她:现在中共又有什么新变故了吗?他一直远居美国,消息过于闭塞,很久不关心政治,已经无能为力了。

  蒋介石夫妇再度感到一股挫败感,想朝宋子文发火,却碍于宋子文昔年“美国通”、“财神爷”的名头,不敢公然得罪他,是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想尽办法劝说宋子文改变主意。

  尤其是宋美龄一顿长篇大论说罢,宋子文罕见地沉默了些许时候,叫蒋介石夫妇不由心生期待。

  片刻,宋子文缓缓点点头,只说愿意看在妹妹的面子上,再考虑考虑蒋介石的建议。

  蒋介石和台湾的媒体始终在等待宋子文的“回应”,可回到美国的宋子文仿佛彻底遗忘对蒋氏夫妇的许诺,没有任何明确答复,也没有半点儿实际行动,让蒋氏夫妇恼火不已,又拿万里之外的宋子文毫无办法。

  宋子文的台湾一行除却与蒋介石夫妇“过招”外,亦确如他所言,去探望了好久不见的朋友们。

  在宋子文给夫人张乐怡的信件里能看到,宋子文不仅见到正巧骨折的蒋梦麟,知道蒋梦麟要和夫人离婚的消息;而且得知尹仲荣的丧讯,及魏道明和他的新夫人将来见他的事情,并遗憾未能与李石曾见上一面。

  于那时的宋子文来说,哪怕1965年5月,他被台湾“当局”聘为“中华民国”各界纪念国父百年诞辰筹备委员会名誉委员,他也没有再把台湾放在心上,没有回台湾参加活动,亦再未与台湾“当局”有任何实质性联系。

  从台湾归来,最让宋子文满意的是,那些讨人厌的可疑人物似乎从他的生活消失,没有再来打扰他的平静。

  每天,宋子文要么过问一下公司的经营情况,要么携夫人到各地与亲朋好友聚会,参加各种宴席。他不再为了某些问题而苦恼,可以肆意追求越老越贪慕的热闹和喧嚣。

  宋子文的面色愈加红润,精神亦逐渐矍铄,说话声音十分洪亮,饭量同样很大,令张乐怡总是忍不住调侃他:依然是一个年轻小伙的模样。

  1971年4月,宋子文和张乐怡如约到旧金山访友。他们的很多朋友都居住在此处,所以每天宋子文的行程均特别“忙碌”。他们不谈政治,只单纯享受玩乐的融洽氛围。

  老友相见,无比欢乐,宋子文一边与爱德华谈天说地,一边大口享受爱德华准备的美味食物。

  不料,就在几人说得热火朝天之际,宋子文忽然站了起来,停下说到一半的话题,面色痛苦地抓住自己的喉咙,眼底浮现一抹惊恐目光。

  张乐怡想起身扶住宋子文的时候,宋子文猛地倒向地板。张乐怡吓坏了,手忙脚乱冲过去,试图叫醒宋子文,但宋子文毫无反应。

  但不一会儿,医生便从抢救室走出来,遗憾地告诉张乐怡:“抱歉,夫人,宋先生……没救了……”

  一介民国名人就这样由于食物吸入气管,堵住呼吸,引发心脏衰竭而猝然离开了人世。

  宋子文的丧讯传出,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当即喊来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叫他想办法利用宋子文的葬礼悄悄接近宋庆龄,企图从宋庆龄那里促成中美会晤事宜。

  然而,令尼克松失望的是,不只宋子文的小妹宋美龄没来参加哥哥的葬礼,宋庆龄同样因未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包机问题,而错失与弟弟宋子文的最后一面。

  同年4月30日,宋子文的葬礼在纽约低调举行,除却张乐怡及3个女儿外,宋氏三姐妹中唯有宋霭龄一人姗姗来迟,怀着没能同阔别许久的妹妹们重聚纽约的遗憾,前来送别弟弟最后一程。

  5月1日追思礼拜结束后,宋子文的棺木暂时停放在纽约佛恩崖公墓的地下室。不久,又迁至纽约北边的芬可利夫墓园,与夫人张乐怡、长姐宋霭龄、妹妹宋美龄合葬在一处。